学术研究
联系我们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利民南街252号印章科技楼

电话:0951-4123968

手机:18909580001

疑定窑的错误定性
发布于:2013/9/29 10:15:39    文字:【】【】【

疑定窑的错误定性
---定窑应为辽金官窑
贺福   王治国

  我们通过查阅陶瓷历史资料,拜访专家、学者,并先后到名窑窑址、博物馆参观见学,惊奇地发现,一直被人们认为的北宋五大名窑之一定窑,极有可能是历史性的错误定性。定窑应定性为辽金时代名窑,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历史记载考证曲阳是辽国、金国的版图。
  1、契丹迭刺首领耶律阿保机于公元916年建立了辽朝,遂先后与五代和北宋并立。当时东北三省、内蒙大部、山西北部、河北北部、山东北部大都是辽国疆土。现今的北京是辽当时的南京,大同是西京。据《旧五代史》记载:“九二三年,阿保机还军,以次子德光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继续南侵。次年,德光略地蓟北,占领平州,攻幽州,拔曲阳,侵占了后唐的大片地区”。加之历史及学术界都公认定窑始烧于唐停烧于元代。因此当时河北曲阳窑窑址处在辽国疆域内。
  2、公元936年,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塘遣使向辽国投降,并请求辽国出兵以抗后唐。当年九月,辽军自雁门抵太原,大败后唐军队。辽太宗耶律德光册立石敬塘为晋帝,晋辽成为父子之邦。石敬塘将幽(今北京)、蓟(天津蓟县)、瀛(河北河间)、莫(今河北任丘)、涿、檀(今北京密云)、顺(今北京顺义)、新(今河北逐鹿)、妫(今怀来)、儒(今北京延庆)、武(今山西神池)、云(今山西大同)、应(今应县)、寰(今朔州东北)、朔(今属山西)、蔚(河北蔚县西南)等十六地割给辽国,云州地区也落入辽国的控制,宋代以后称燕云十六州。由此可知,历史上这个时代这些地区是辽代统治区域。
  3、宋朝建立后,全国仍处于五代以来的分裂割据之中,北有辽国,西北有党项、回鹘建立的政权,西南有段氏家族建立的大理,就是在汉族聚居的地区也有南唐、吴越等等地方割据政权。宋太祖建立政权后,先后消灭南唐、北汉,镇压了李顺王小波起义,之后转向辽国,意图收复燕云十六州,但终因军力软弱而无能为力,于1004年在萧太后兵临澶州(今河北濮阳)、直逼开封的情况下双方订立了历史上有名的“澶渊之盟”,双方约定宋辽维持原定疆界(实际上宋朝承认了燕云十六州归辽朝控制)。原定疆界到底有哪些地区,史书上没有记载,但至少从923年到1004年的80余年间,可以推断,曲阳及定州是属于辽代实际控制区域。
  4、金代定窑的确立。1115年,女真族阿骨打继位,国号金,女真政权正式建立。1125年,金灭辽,1127年,灭宋,同年,宋王朝在江南得以重建,史称南宋,此后出现宋金对峙的局面。金代人刘祁的《归潜志》中就有“定窑花瓷瓯,颜色天下白”的记载,刘祁是金末的太学士,他生于金代,亲眼见到定窑烧制天下白的瓷瓯,由些可知,定窑这个阶段为金代名窑,这一点倒是得到了瓷器史专家承认。
  二、北宋王朝建立于公元960年,是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而建立的,而此时,河北曲阳县定窑窑址已早在辽国疆域和版图,它怎么能成为北宋官窑呢?难道说北宋能在别国建立官窑吗?这可能吗?据河南考古所发掘报告,清凉寺汝瓷始烧于北宋早期,应为北宋官窑。另外,北宋皇帝说定瓷有“芒,不堪用”,一直被我们理解为口部无釉的“芒”,而实际应为如“芒”在背的“芒”,见定瓷就生烦。因一代名瓷竟被控制在敌国之手,心里怎能舒服,确有如“芒”在背之感。再如宋代邵伯温所著的《见闻录》中有这样一则故事:“宋仁宗一日幸张贵妃阁,见定州红瓷(见图一),帝坚问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宸所献为对。帝怒曰,尝戒汝勿通臣僚馈送,不听,何也?因以所持柱斧碎之,妃愧             
谢久之乃已”。先怒后碎,皇帝内心对定窑瓷器的仇视可想而知,怒则怒矣,碎则碎矣,但定窑的魅力不是统治者的一道禁令能够抹杀的,连自己的妃嫔媵嫱都由于个人对定窑的偏爱而顾不得皇帝禁令了。这至少表明了以下两个问题:一是早在北宋时期的辽国定窑已成功烧制了红瓷而深得人们的喜爱;二是定窑红瓷非常珍贵难得,否则有权势又有钱财的王公大臣就不会用它去讨好皇帝的宠妃了。

       三、从中国陶瓷史文献明确记载看,首先是在当时辽国版图赤峰窑窑址挖掘出烧造定瓷窑址,其烧造器型釉质、“官”字款及烧造工艺均与曲阳定窑一致。两国的政治观念和审美情趣,烧造工艺、款式,官字书写决不可能一致到无异的地步。其次是定窑器型与宋代其它窑器型装饰技法有显著差异。通观五大名窑图谱很容易发现定窑瓷器无论器型还是刻画风格与其它四大名窑有较大差异。辽代金银器肆意飘逸的飞凤纹饰在定窑瓷器上常常出现(见图二);而冠耳瓶、盘口瓶、圆洗这些在汝窑、官窑、哥窑、钧窑中常见的器型在定窑瓷器中少之又少;     

 

 (图二)                                      (图三组一)

(图三组二)                            (图三组三)

 


穿带瓶、莲瓣罐首壶、龙首净瓶等器型(见图三)在其它四大名窑中几乎不可见。定窑瓷器镶金银口的习惯在其它窑口里更是凤毛麟角。这些都向我们暗示定窑瓷器就是同时代瓷器里的异类,它充分显示了少数民族文化的特征。再次是向世人展示的定窑瓷器的代表作品大都是从辽代墓葬里出土的,而且其时间大都是宋辽订立“澶渊之盟”的1004年左右的。即使在北宋早期(1023年-1085年),定窑代表性的瓷器也大多出土于辽代腹地。例如辽宁义县清河墓、北京丰台辽墓出土的大都是葵瓣口沿,浮雕莲瓣纹(见图四)、划花印花等流行的纹饰同时出现。当然墓葬里瓷器的出土地域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但联系当时的时代特点,我们至少可以思考,为什么有代表性的瓷器都出现在辽代统治区域的墓葬里呢?另外还在辽代重臣墓葬中考古发现,均有定窑瓷器陪葬,这怎么能出现不应该出现的事情呢?至于部分传世定瓷上刻有“奉华”、“聚秀”、“德寿”、“尚食局”等款,到底是辽也有这样政治机构,还是宋在“澶渊之盟”之后,关系改善开始向辽定烧交换之物,而实际上很多人不知道,在辽国时就已出现了一国两制的统治制度,因为辽国在其统治区域内主要生活着以下两类型人;一种是以汉人和渤海人为主的经济、文化相对比较进步的农耕民族;另一种是以契丹人、奚人为主的相对落后的游牧民族。这两种不同类型的族群由于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各方面的进步程度不同,所以思想观念生活方式也有很大的差异。面对如此复杂的人民如果采取单一制的管理方式,不仅不合国情,而且也难有效进行统治。故而针对南北两大族群,在中央设立南北两套管理机构。北面管理机构据《百官志序》记载说:“辽国官制分北、南院。北面治宫帏、部族、属国之政。”主体机构是北面机构用其来统治和管理契丹本族,而南面机构则是用来管理和统治汉、渤海等民族的机构。其中在北面机构中又有南北之分。而辽的南面管理机构依照唐制和宋制逐步设立并不断完善起来。因此在辽国官窑制器之中有和宋机构相同的名称本是正常之事,而不能以此就把凡与宋制机构雷同的名称都列为宋。
    综上所述,我们初步分析,结论应该是数百年来大汉族主义和对少数民族歧视的观念导致形成的。现在鉴定界有一个潜意识,在鉴定辽、宋、金时期的瓷器时,凡是遇到丑陋、粗糙的瓷器均定为辽;细致、精美的定为宋。从2007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辽代陈国公主墓发掘情况看,诸多精美绝伦金器及相关器物工艺都非常精美,反映出辽国手工业发达、先进,不比北宋王朝逊色。学术界都知道,辽国从耶律阿保机到萧太后及以后历代皇帝非常注重使用有才华的汉人做宰相和大将,这也和民间的传说记忆同样吻合。故此推断曲阳定窑应为辽代官窑,而非宋代官窑。

  

 (图三组四)                    (图四)

 


版权所有:中国六维辩证文物物证鉴定研究所 技术支持:羽之科网络